医吧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987|回复: 0

威严的父亲有了情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8-5-19 14:20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很多年过去,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画面:母亲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,照片上,男人亲密地搂着女人,男人是我父亲,而女人却不是我母亲。
  父亲是一个内敛的人,翻遍家里所有的照片,也找不到他搂母亲的形象。可照片中 ,父亲却亲密地搂着另外一个女人!在母亲断断续续的哭诉中,我明白了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:他们之间有了第三者。我不禁害怕起来:家庭是不是要破裂了?于是,我也开始哭。最后,母女俩抱头痛哭,母亲为她的爱情,我则为父亲在我心中完美形象的轰塌。
  父亲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,高大英俊、温文尔雅,是我们这个小城市某局局长。母亲则是典型的家庭妇女,勤劳贤淑,为父亲、为我们这个家奉献着自己所有的青春与热情。尽管平日里看不到他们的亲密,甚至拉手都从未有过,但我知道,我们这个家是幸福的,时刻洋溢着一种温馨祥和的气息。
  可是,家庭危机居然降临在了我的身上!以往在我的概念里,世界上即使所有的夫妻情感都破裂了,我的父母也绝对不会。可悲剧总在毫无准备的时候降临,我就这样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拔的旋涡中。我茫然无助、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我在这场危机中该扮演怎样的角色,我能挽救他们的婚姻吗?该怎么挽救?如果他们真的离婚了,我要跟谁生活在一起?母亲让我装作不知道,可我有能力装吗?
  接下来的日子,父亲一如往常,工作、应酬、回家,从未彻夜不归,我看不出一丝婚姻即将破裂的迹象。电影电视里演的都是夫妻闹得不可开交,丈夫彻夜不归,妻子歇斯底里,可我发现现实中完全不是这样。凶险来的时候,日子仍像大海一样平静。我不知道该如何跟父亲开口,一个人酝酿演习了无数次,到了紧要关头还是无法开口。
  有一次,我觉得机会终于来了。当时,一家人正在看电视,父亲手机响了。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父亲语言很简练,“家里”,“嗯”,“好”,“以后再说”,电话就挂断了。于是我笑着问:“是谁啊?”我试图以一种轻松的心态来触及这个沉重的话题。父亲泰然自若:“小高。”小高是父亲的司机,可性别是男,电话里,分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啊。
  我想我是怯懦的,因为,我不敢去揭穿父亲。威严的他,一向说一不二,我对他的观点从来没有反驳的权利。我扭头看母亲,她则装作专心看电视。一个女人,当她的领域受到外来入侵,居然可以如此镇静,那一刻我明白:我一点也不了解母亲。
  寒假很快过去,到了回学校的日子。我突然间感觉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,除了那张照片和母亲的眼泪。但我知道:我的家庭可能已是危机四伏。
  当时我读大一,刚考上大学的我,对一切充满了希望与好奇,包括爱情。那时,正有一个男生追求我,金融系,大二。可面对他时,我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热情。那场变故似乎一夜之间摧毁了我生命中对爱情最原始的信任,我开始怀疑一切,无法控制地。连父亲那么好的男人都可以有情人,我还可以相信谁?于是,我开始变得卑微而敏感。我每天一遍一遍地问男友:“你爱我吗?”“有多爱?”“你会爱我一辈子吗?”“你会有情人吗?在你事业有成时?”终于,我累了,男友也累了,我们和平分手。
  接下来的三年,我时常有短暂的约会,但都没有上升到爱情。每次有一丁点儿涉及感情,我就会退缩。我就像一只受伤的小乌龟,缩在自己的壳里再也不敢探出头来,我想,这样才是最安全的。
  四年过去,家还是那个家,我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。母亲告诉我,父亲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,他没有任由自己的性子,不顾这个家。
  可是,我却再也不能回复到从前了,我厌恶这种为了责任而维系的家庭,我渴望双方到死都深深爱着对方,但我不知道,有谁能给我这样的爱情?我甚至幼稚地希望上帝告诉我,有谁会爱我一生,我就跟他结婚。可一切都只是幻想,我依然封闭在自己的空间里,过着一个人的日子。有时候想想,这样也未必不好,一世的爱情,可能只是幻想,我不相信自己能有幸得到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医吧健康网 ( 湘ICP备05004075号 )

GMT+8, 2018-1-16 22:53 , Processed in 0.14612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医吧 版权所有 老百姓身边的健康专家

© 2005-2018 www.18120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